位置:主页 > 预告片 >

《思美人》终于曝光预告片《思美人》一共多少集-思美人电视剧

来源:深夜食堂电视剧 时间:2017-04-22 09:04 浏览

《思美人》终于曝光预告片《思美人》一共多少集-思美人电视剧:三位冷月山庄欢迎的是朋友,不欢迎走狗三位如果没事,请素素离去,“冷大侠我劝你还是乖乖的不要动才好,哦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了。你中毒了,但是你放心这毒不是我们下的,我来这里就是给你传个话,你有两个选择你可以考虑下,当然你可以选择不考虑,我知道冷月山庄有一本剑谱叫做《无欢剑谱》据说这本剑谱也不是你的,而是你巧取豪夺得来的,而你的另一个同伙就是司马无极对吧,如果你记不住的话,我帮你回忆回忆,三十年你和司马无极带领三百多人杀入西域光明圣教的总坛,打着替天行道的名义杀死了光明圣教光明圣王,晚了休怪我不客气了”

 

  话刚说完白衣人开口了

  “冷大侠何必动怒呢,我们来是给冷大侠送一个人,我们冷大侠看不见,但是他你不会陌生吧”

  说完三人空出一个位置在位置的空白地方躺着一个人,确切的说是冷秋月认识而且担忧了一晚上的好朋友司马无极,只是现在的司马无极虚脱极了,连开口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但是司马无极还是用手做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那个动作只有亲密无间的朋友才会理解的语言“危险快走”做完这个动作司马无极疲惫不堪。

  冷秋月准备抢人,在他看来似乎这个没有什么难度,可是当他提起一口气运功的时候,却感到浑身酸软丹田有一股刺拉拉的疼痛感,他痛苦地邹了下眉头,这个轻微的动作刚好被白衣人看到,他轻蔑的笑了笑说道

  随后一把火烧了光明圣教,可是大伙过后光明圣教的剑谱也是不翼而飞了,据说那本剑谱是在一个安全的密室,就算是大火怎么烧也不会烧到那里,可是这本剑谱就是消失了,这你怎么解释,再说三十年你只是一个武功平平的江湖浪子,可是二十年后你剑挑武当少林,成了泰山北斗的人物是武林神话,哦我忘了和你一起的还有这个武林盟主司马无极,忘记说了是前武林盟主。这样吧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一下,只要你拿出剑谱我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反之你们这一个也别想活命,千万别想着逃跑,这山上不安全”白衣人说完缓缓地朝着大门的方向而去。

  “卑鄙小人”冷秋月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他现在明白了不是自己的功力下降了而是自己被暗算了。

  入夜时分冷月山庄一片灯火通明,墨无心点了点头对着众人说道

  “看来这次是我们只是掉了些功力并无大碍,但是冷大侠和司马盟主好像是中毒了而且这种毒非常奇特我只能占时的压制住但是不能根除,如果要解毒的的话天下只有一人可解”

  墨无心说完看着少林方丈智深大师

  “你难道要说的是智渊师弟么”

  墨无心点了点头

  “这么说冷大侠刚晕过去说的话都是真的了,怪不得师弟宁愿放弃方丈之位也要去藏经阁修行,那么这本剑谱的下落只有师弟知道了”

  梅秋雨点了点头说道

  “刚才冷大侠说过,这上下的路都被切断了,而且给我们时间已近不多,这次看来除了东厂外如果我猜的没错,西域的光明圣教也参与了,这么说来我们现在处境十分危险,我们一个人就要对付两三个高手,以我们现在的功力只能说勉强”

  一行人都在打自己心里的小算盘,一时间静的只有听到蟋蟀的叫声。

  冷秋语醒了过来他试着运了下功力,好像恢复了一些,他走下床外面一片灯火通明,众人看到冷秋月醒了过来也就放弃了心中的如意算盘从新投入到讨论当中。冷秋月来到院中将一个字条绑在了信鸽的脚上,然后对众人说道

  “各位感激不尽,我冷秋月铭记在心,人总有一天会死的,那是早晚的事情,秋月有一件事情想摆脱在场的各位,秋月有一子名叫无涯,是我和妻子陶氏所生,陶氏难产生下无崖后便是阴阳相隔,秋月想摆脱在场的诸位,若是无涯平安离去,恳请各位不要传授半点武功,也不要涉足江湖,我唯一的心愿就是犬子无涯开心快乐的平安的活着,如果各位不答应,我冷秋月便跪地不起”

  说完冷秋月跪在了冰冷的地板上,众人沉默,许久许久才说的一个字却响彻了天际,惊得鸟禽飞兽四下逃窜。

  天刚刚漏出鱼肚白一抹白烟升起,冷秋月点了点头说道

  “诸位可以安全下山,如果有缘我们还会相见,我已近答应把这本剑谱还给他们,条件是你们一个不拉的下山,刚才的白烟就是信号,诸位后会有期”说完一个抱拳对着众人。

  原本热热闹闹的冷月山庄此刻就和它的名字一样冷,按照时间计算大伙已近离开了危险区域,冷无涯拿起手中的布将那把青钢宝剑一遍又一遍的擦拭,他在等等着捍卫武林的尊严。

  黄昏的落日,美的不可方物,在落日的照耀下冷秋月的红衣更是血红血红的,那不是被夕阳的余辉所染红,那是是让人血染红的,三步的距离倒下五具尸体,从死亡的角度来看都是一剑封喉,第五具实体的脸上还透露不可思议的惊讶,可能是还没有搞明白就已经死了,那种不甘和恐惧此刻在他脸上是最好的证明,血一点点的绘制成了小溪染红了一片土地也染红了冷秋月的红衣。这五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其中三人是内家高手另外两人是剑术高手,这一点从他们的暴起的青筋和厚厚的手掌就可以看出来,当然冷秋月身上的三处剑伤也可以证明。远处站着一个人一个白衣飘飘的人,他的身后站着七八个同样是高手的锦衣卫,白衣人看着冷秋月开口道

  “很难得很难得,自己一个人居然可以杀死岭南五虎,冷秋月我劝你还是乖乖地把剑谱交出来吧,省点力气我给你个全尸怎么样,你这样下去两败俱伤,你现在已近静脉透支了在这样下去会静脉受损而亡的,就算你死了你的儿子也是一样会死,考虑下把我这个人很仁慈的”

  白衣人说完直接跳到冷无涯身边抱起冷无涯一个翻身回到了原地轻蔑的看着冷秋语

  “你,想不到你们会对一个襁褓中的孩子动手,好吧我把秘籍给你”

  说完从怀里掏出一本书摇了摇说道

  “我有一个条件这本书可以给你,但是你要自己过来拿,我数到三你要是没勇气那么我会带着这本书一起在黄泉路上等你,那我要开始了”

  “等等我过来但是你别有侥幸心理,就算我死了,这些人一样会杀你”

  说完白衣人缓缓地朝着无涯走去,无涯没有动他在等一个机会,一个一击致命的机会,白衣人小心的跨过那些尸体,生怕那红色的血会染到自己的白衣,当他跨过第三具尸体的时候,冷秋月知道现在是一击致命的好机会,手中的剑一番寒光闪过,血从剑上一滴一滴的落下,于此同时还有那不敢相信的表情,忽然白衣人笑了笑还是轻蔑的表情,扬了扬手襁褓中的孩子就像是一轮下坠的明月朝着谷中落下,倒下的那一刻他的手抓住了冷秋月的脚,还是轻蔑的笑。冷秋月疯了一般的拖着那具尸体朝着下坠的山谷而去,绝望而无助,猛然间一个黑色的影子朝着谷中落去。看上去是司徒无极的样子,冷秋月猛地跪在崖边一句

  “司马兄”响彻天地,随后传来的是痛苦地呐喊和不断惨叫的哀嚎。夕阳落下洒下一片余